如果沒有了食品添加劑

  閱讀提示:以前,有人在網上搞了一個“是否禁用面粉增白劑”的調查,結果是九成以上的參與者要求禁用。有評論家說,現在如果搞一個“是否禁用所有的食品添加劑”的調查,估計要求禁用的人數也會占優勢。在公眾對食品添加劑充滿恐慌的當下,來假想一個這樣的問題就會相當有趣:如果沒有“添加劑”,食品將會怎樣?

 

 

  如果沒有食品添加劑,熟肉制品、餅干糕點、各種飲料都無法生產,實際上,沒有了食品添加劑,幾乎所有的加工食品都將無法存在,甚至連餐館都無法經營……

 

  我們不妨走進超市去看看。

 

  熟肉制品顯然是沒有了,比如火腿腸、香腸、熟肉罐頭等。因為肉制品中容易生長致病細菌,所以會加入防腐劑。為了口感良好,需要加入一些磷酸鹽之類的東西保水。為了保證口味,需要加入一些香料。沒有這些添加劑,現代版本的這些熟肉制品都無法生產。或許,也可以用“傳統”的辦法生產一些香腸,用火烤干或者風干。或者,把肉用油炸過之后,密封起來。這些“不用添加劑”的做法,倒也能吃,不過它們往往需要加入很多鹽,腌制之后也會產生一些致癌物。發明這些辦法的祖先當然沒有為此“得過”癌癥,不過原因之一,是他們只會得“疑難雜癥”,而不知道癌癥;二是,他們的壽命比較有限,往往沒到得癌癥的時候就已經去世了。現代科學的統計數據和實驗已經證實:這些“傳統”“無添加”的肉制品,會明顯增加得癌癥的風險;而所使用的添加劑,只是“莫須有”“潛在”的可能性。

 

  肉制品吃不成了,那么買點餅干糕點之類的干糧總可以吧。很遺憾,這些東西也沒法生產。且不說為了易于保存加入的防腐劑,為了好看使用的色素,為了口感良好加入的增稠劑等,即使現做現吃的饅頭或者面條,也還是需要面堿才能做出來。雖然先人們可以從湖水、泉水甚至草木灰中得到“天然的面堿”,但是它們的化學結構跟“工業合成”的一模一樣,也還是食品添加劑。更糟糕的是,這些“天然物質”中,還可能附帶著砷、鉛等重金屬成分。雖然這些有毒物質的含量不一定達到“有害劑量”,可是跟工業生產、有良好質量控制的“面粉改良劑”相比,“潛在風險”還是要大多了。

 

  現成的吃的東西沒有了,喝的就更沒有了。超市里的飲料,防腐劑、保鮮劑、乳化劑、香精,其中的一種或幾種都不可缺少。如果都沒有,那就只能是水了。而“純凈水”,其實也并不“純凈”——它必須經過滅菌處理。任何的滅菌技術,總會有一些“助劑”殘留下來。雖然“助劑”不是食品添加劑,但它們的作用差不多,都是為了實現某種特定功能而使用的“化學物質”。添加劑沒有了,助劑也不該存在。

 

  實際上,沒有了食品添加劑,幾乎所有的加工食品都將無法存在。當然,加工食品帶給人們的只是方便,沒有了也不會餓著。就費點工夫,多花點錢,去大排檔或者餐館吃吧。

 

  可是,不說餐館了,連胡同口的早點攤都沒法經營了。比如豆腐腦,必須要有“凝固劑”,不管是石膏、鹵水還是更新的“葡萄糖酸內酯”,都是食品添加劑。象石膏和鹵水這樣的東西,還是“化學工業原料”。而葡萄糖酸內酯,更是“沒有經過幾代人的檢驗,誰能保證一定不會有問題?”不僅豆腐腦,豆花、豆腐以及以豆腐為原料的各種食品,也都將成為“非法食品”。

 

  看來,早點也就只能喝點豆漿或者粥了,加點油條或者饅頭也不錯。不過,饅頭必須要用點碳酸氫鈉或者碳酸鈉,而這些都是化工產品,顯然也不能用了。而油條更糟糕,傳統的油條用明礬,本來就含有鋁這樣的“神經毒劑”——雖然說量小,但是反對一切食品添加劑的人們最常用的理由就是“有害的食品添加劑怎么能夠允許使用”?明礬毫無疑問需要禁止。而那些后來開發出來的“無鋁油條”,就需要更多其他的“發泡劑”。包子饅頭油條都不能吃了,面食里大概還會留下死面疙瘩。

 

  加工食品沒有了,那么買點原料回家自己做總可以吧?一般而言,自制食品確實不需要很多食品添加劑。不過,因為所有的食品添加劑都被“一棒子打死”了,就會有許多麻煩。除了豆腐面食不能做了,不知道糖、醋、鹽之類的東西是否還存在——從化學角度,它們跟其他的食品添加劑并沒有本質區別,如果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”,它們也將成為非法產品。

 

  所以,當我們“消除了一切食品添加劑”,才是真正的“還有什么東西可以吃”? (作者系著名科普作家、食品工程學博士)

 

文章來源:食品伙伴網

 
手机上福彩3D赚钱是真的吗